3.3

    还算郊区,下班高峰的时间点这个路段也不会显得拥堵。

    余晔一手搭着方向盘,一手撑在车窗上托住脑袋,笑眯眯的说:“曲医生,你看缘分来了真是挡都挡不住,这么个偏僻地方都还能让我们撞上,叫我说什么好。”

    曲申楠平淡的问:“余小姐怎么会在这?”

    “经过,你呢?”

    “一样,车子半路正好坏了。”

    “真巧!”余晔拍拍自己的车,“免费座驾,走吧,一起吃饭,上次可说好了的。”

    距离上次见面已经过去了快一个月,余晔到这时候还能这么心心念念着吃饭也是让曲申楠无话可说。

    他绕过去上了副驾驶。

    余晔等他系好安全带,说:“吃什么?”

    “都可以。”

    “那我随便挑了。”

    “好的。”

    车上放着音乐,并非时下流行歌曲,有了一定的年代感,那些怀旧的画面赫然跃入眼帘。

    曲申楠意外的看了她一眼。

    余晔察觉到,轻笑了下,“怎么了?”

    “这歌不错。”

    余晔点了下头,说:“是不错,有人品味好,我跟着他走。”

    “你朋友?”

    余晔笑笑没说话。

    他们没有绕很远,去了就近的一个饭馆,规模不大,装潢较为独特。正好是饭点,因此顾客挺多。

    余晔报上人数,正好还有一张两人桌,服务员领着他们进去,在靠窗的位置坐下。

    曲申楠将菜单转到余晔面前,“你点。”

    余晔也不推拒,“曲医生,我又发现你一个优点。”

    曲申楠拆了一次性包装,正在洗碗筷,他掀眼看余晔,“什么?”

    “你还很绅士。”

    说完余晔低头开始翻菜单。

    曲申楠顿了几秒,也低头继续慢条斯理的用热水给碗筷消毒。

    余晔大手一挥点了四个菜,曲申楠又加了一个汤,荤素搭配,汤汤水水,两个人吃显然有些多。

    余晔最开始想着会不会太浪费,给曲申楠留下一个浪费粮食的娇娇女形象。

    等菜一端上来就发现,纯粹是她想太多了,巨大的碗盘,巴掌大的菜色,能填饱就算不错了,好在口感不错,吃的还算愉快。

    好看的人做什么都感觉是种艺术,面对曲申楠就有这种感觉,吃饭间的细微举止都透着斯文雅致,这是个涵养极好的男人。

    余晔默默欣赏了一会,说:“曲医生,听说医护人员的人生大事几乎都是内部消化,你们医院也是吗?”

    曲申楠停下筷子,说:“差不多,太忙了没时间拓展交际圈,何况也不是每个人都能理解我们的工作,相对的同行业的会比较合适些。”

    “难得听曲医生吐出这么多话。”余晔拿筷子一下一下戳着碗底,“看曲医生这么年轻,应该是还没解决个人问题吧。”

    曲申楠抿了抿嘴,保持沉默。

    余晔说:“曲医生几岁?”

    “27。”

    余晔笑了声,脸上的表情就像逗人孩子似得,竖起两根手指摇了摇说:“不巧我比你大两岁,曲申楠,我在你这还能自称声姐姐了。”

    “……”

    岁数一出来,连称呼都立马变了。

    曲申楠看着对面得意洋洋的女人,有些不太理解她突然冒出来的优越感,毕竟对大多数女人而言,年纪大并不是什么好事,当然更不是什么值得骄傲的事。

    余晔却很高兴的夹了一筷菜到他碗里,说:“吃吧!”

    这一顿是曲申楠买的单,出门后余晔要送他回家,曲申楠拒绝,表示自己可以打车。

    余晔吊儿郎当的抛着车钥匙,说:“那怎么行,有现成的车干嘛不坐,何况我还年长你些许,多照顾你些是应该的。”

    曲申楠皱了皱眉,盯着比自己矮了一个头的女人,“余小姐,你……”

    “别叫的这么见外嘛!”余晔打断他,说:“你可以叫我余晔,或者叫一声余姐我也是不介意的。”

    曲申楠不知道说什么好,他都要被余晔这么光明正大的厚颜无耻给打败了,冰风不动的冷漠表情不可避免的有些碎裂。

    余晔心底暗笑,对方的无奈她不是看不出来,但能在这张脸上打造出不同于冷漠的神情让她觉得很开心,表情变得生动的时候,那种的熟悉感便越发强烈。

    车子一路进城,余晔开的很慢,到曲申楠公寓楼下花了快一小时。

    普通的公寓楼,也不算黄金地段,不过交通便利,周边的沿街商铺也不少,缺什么东西要买了会很方便。

    余晔看着曲申楠解安全带,说:“你住几楼?”

    “9楼。”

    “哪一幢?”

    “a1。”曲申楠跟她道了声再见,开门下去。

    余晔隔着玻璃见他绕过车头,朝大门走去,她突然降下车窗叫住他,说:“曲申楠,今天是你请客,下次可就是我回请你了。”

    曲申楠对此不做表态,只说:“回去路上注意安全。”

    -

    余晔到家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从车库出来,有人吹了声口哨。

    这边是个别墅群,一幢房子开辟出两户,连个衔接缝都找不到。

    余晔头一抬便看到了趴在隔壁窗户上的林枫。

    “这么晚才回来,去哪了?”

    余晔言简意赅:“玩。”

    林枫轻笑着也不戳破她,余晔自己放不开,跟个死人他也没什么好计较的。

    林枫说:“玩到都顾不得来我家吃饭。”

    “我跟我妈报备了的,倒是你大晚上的趴这装什么鬼。”

    “我这可是特意在等你,等的都要望穿秋水了。”林枫冲她勾勾手指,“上来跟你说。”

    “就这么说,赶紧说完我要回去睡觉。”

    林枫看了她几秒,妥协,“行,听好了。台里准备弄个大型户外公益,到时会去偏远山区进行,张小苗我就不给她转部门了,准备直接扔这个行程里以示惩戒。”

    对于张小苗那事吵一吵反正也就过了,余晔倒也不是真要她怎么样,不过有机会能让她吃点教训,她也是很乐见的。

    当下便对着林枫笑起来,“林台长,这决定英明,我举双手双脚赞成。”

    “话还没说完。”林枫笑眯眯的,又继续说:“到时赵文学做领队,你就给他打副手。”

    说完啪一声关了窗户。

    余晔在原地愣了几秒才彻底反应过来,冲着那紧闭的窗户大骂了几声。

    -

    去山区做公益并不是什么好活,被委派到的人个个如坠寒冬。

    策划部长,也就是这次倒霉出天际的领队赵文学发了邮件到各自邮箱,里面有具体的活动内容以及合作对象。

    余晔萎在座椅上,滚动着鼠标游览。

    浏览到一半刘莎滑着办公椅过来了,她也是这次坑里的倒霉鬼之一。

    “我去,又要去鸟不拉屎的地方了,茅坑都得现挖。”刘莎往余晔身上一通拍,“喂喂喂,记得多带药水,各种药水,过敏的除虫的各种,去年去藏区差点把我整死。”

   &nb 你所看的《那个时候她后悔过》的 3.3 已启用防盗模式,只有半章和上一章内容接不上。后面隐藏部份请到百度搜:(无情+水) 进去后再搜《那个时候她后悔过》 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