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

    很难说是为什么,可能是想到一些事,又或者这些年堵截在那的结头始终没有散开过,余晔这个当下突然想抽烟。

    她避着行色匆匆的病人或家属,走到室外墙角点了一根。

    不是什么好烟,但抽惯了也就只认这么一个牌子。

    余晔的烟瘾并不大,偶尔才抽上一支,一包可以抗一个多星期。

    她咬着烟蒂,舌尖上下摆弄,红色的光点也随之抖动,与其说抽,不如说玩。

    今晚没月亮,光污染严重的市区也见不到几颗星子,余晔仰头盯着昏蒙蒙的夜空,思绪飘散的厉害。

    烟燃尽,余晔掐灭后扔进垃圾桶,重重的吐出口气转身回室内。

    输液大厅前是个丁字走廊,一边通往血液采集的窗口,另一边到底则是卫生间。

    余晔低着头走,视线范围内飘过一缕白色,她抬头看了眼,脚步瞬间顿住。洗手完回来的曲申楠目不斜视的自她眼前走过,步履生风,白大褂边角轻轻飞扬。

    余晔挑了下眉,没有丝毫犹豫的跟了上去。

    长长的医院走廊,这个点被白炽灯照的透亮,走出一段距离后那些杂音也随之散去,周围变得凄清下来,只余两人清晰的脚步声,一个随着一个,很有节奏感,余晔甚至品出点韵味来。

    曲申楠在一间办公室门口停了脚步,转身望过来,不吃惊,不意外,静静的看着她。

    两人间隔着三米的样子,余晔笑嘻嘻的靠近一些后对他说:“医生,还记得我吗?”

    曲申楠没什么表情,双手往兜里一揣,“又来收集新闻素材?”

    余晔说:“您真会开玩笑。”

    曲申楠保持沉默,对于余晔为什么活蹦乱跳的出现在这里他一点都不好奇,为什么大晚上莫名其妙的跟着自己也不想知道,值班是件很累的事情,他并不想把多余的精力放到无关的人事上去。

    气氛有些冷,或者说有些尴尬,有点眼力见的人,或者说脸皮稍薄的人这个时候无一例外都会扭身走人,毕竟对方那拒人千里的强大气息实在不容忽视。

    可惜受职业影响,余晔压根对他那骇人的气场毫无反应,很是自来熟的指了指一边的办公室,说:“这是你的办公室?方便请我进去坐坐吗?”

    “你有什么事吗?”

    “事情倒是没有,就想看看你工作的地方。”

    两人无亲无故,连认识都算不上的陌生人对你说‘想看看你工作的地方’,其中的怪异感不言而喻。

    淡定如曲申楠这时也不免觉得神奇。

    余晔看着他强调说:“我就看看,不会乱碰什么东西的。”

    “这不是重点。”

    “什么是重点?”

    “……”

    曲申楠意识到这人是纯粹在无理取闹,他做了一下权衡,花时间在这么无聊的事情没多大意义。

    “随你。”他扭身开了门。

    办公室不大,放着一套办公桌椅,后方是个帘子,帘子后又按了张床铺,角落有个洗手盆,边上放着消毒水,果然是医生呆的地方。

    曲申楠坐到办公桌后开始翻阅厚度可观的医学书籍。

    余晔在一旁的小方凳上坐下,盯着他看了片刻,男人的侧脸在这个角度下看过去居然有点温柔的意思。

    “曲医生。”

    知道他名字都不是稀奇事,更何况只是一个姓。曲申楠眼都没抬,心不在焉的嗯了一声。

    余晔说:“我觉得你看过去有点眼熟。”

    “这话不少人对我说过”

    “可我觉得不单眼熟,还感觉亲切。”

    “是吗?”

    “当然,我从不骗人。你知道的我是一名记者,自然都实事求是。”

    曲申楠扯了下嘴角,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意思。

    余晔:“我叫余晔,大学毕业就开始做这行,已经很多年了。”

    曲申楠点点头,“不容易。”

    他翻了一页书,手往下压了压。

    他的手指很漂亮,粗细均匀,纤长笔直,指甲盖剪的干干净净,指尖带着点粉色,不似男人的粗糙,又不至于女人的阴柔。

    余晔盯着看了会,又不由自主的将视线转到他的脸上,虽然不想太打扰他,但所剩下的时间不多。

    余晔说:“我今天是陪朋友过来看病的,马上就得走。曲医生,有时间我们一起吃个饭。”

    曲申楠自书中抬头望向眼前这个莫名其妙到让人无语的女人,说:“我工作很忙,没什么时间。”

    “我的工作也不闲。”余晔盯着曲申楠漂亮却冰凉的双目,笑了下,“但说不定哪天就有碰巧呢?这谁说的好。”

    “余小姐对人都是这么热情的吗?”

    余晔:“我只对善良的男人这么热情,不巧曲医生是男人,又那么的助人为乐。”

    “这么说来我还得感激一下。”

    “行啊,为表感激你请我吃个饭。”

    “…”曲申楠:“我拒绝。”

    “为什么?”

    曲申楠身子突然往后一靠,脸上带出些许不耐:“余小姐,我们似乎不熟。”

    余晔挑眉,谨慎的住了口,脸皮厚归厚,也不能太不识好歹。曲申楠当下的排斥显而易见,退一步是最好的选择,她不能太过急进,给人留下糟糕的印象并不是她所希望的。

    好在刘莎的电话正好追了过来,给了余晔一个漂亮的台阶。

    “好吧,那曲医生有机会再见。”余晔接通电话,离开了他的办公室。

    -

    最近社会新闻有点多,余晔忙的焦头烂额,风餐露宿一段时间后感觉人都瘦了一圈。

    在茶水间泡了杯咖啡,余晔靠在柜台上休息,整个人都昏昏沉沉的。

    没多久刘莎也端着杯子进来,脚步虚浮,阴影浓重的双眼轻飘飘扫过余晔,有气无力的说:“你今天居然在单位啊,我以为你又出去跑了。”

    “换人了。”嘴里长了燎泡,吐几个字就疼的余晔龇牙咧嘴,她连忙闭嘴,又喝了口咖啡压压惊,却是疼上加疼。

    刘莎被她歪歪扭扭的表情逗笑了,含着口水肩膀一抖一抖的,等咽下去后,说:“换谁了?”

    余晔不想说话,做了个手势,又贱兮兮的扭了把腰。

    刘莎惊讶,“张小苗?”

    余晔点头。

    张小苗是某企业老总家的千金,手里没几分干货,也写不出什么玩意,这种人吃不了苦,耐不了操,每天就研究化妆护肤最在行,部门里没几个见她顺眼的,但又因着那层后台谁也不能把她怎么样。

    刘莎:“呦,这个千金大小姐能顶几个事?长期混吃等死的人你突然要她上纲上线去,一秒就垮的东西。”

    余晔说:“不让她顶多久,顶一天就成。”

    结果半天都没有,人哭哭唧唧的回来了,新闻跑到半路直接撒手走人,好吃懒做不说还极其不负责任。余晔见了她,脸黑的宛如泼了一脸盆墨,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余晔当场就发了飙,骂道:“吃不了苦跑这来干嘛?趁早滚蛋!”

    张小苗委屈又无辜的看着她,“我又不是没做事,昨晚我就交了一篇稿子。”

    “几百字的玩意你有脸说?!”

    旁边有人开始劝,毕竟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场面弄太难看也不太好。

    张小苗这时不服气的又说了句,“你凭什么说我,枫哥都没说我。”

    余晔抬手用力往办公桌上一拍,周围杂声蓦地没了,统统看向她。

    余晔满脸寒霜的冷笑了声,“能耐啊,拿林枫堵我是吧!行,林枫这大腿你抱的好,有本事抱牢了。”

  你所看的《那个时候她后悔过》的 2.2 已启用防盗模式,只有半章和上一章内容接不上。后面隐藏部份请到百度搜:(无情+水) 进去后再搜《那个时候她后悔过》 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