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惘书童 作品

第七十九章:还是阴谋(第二更)

    血魂山是光秃秃的山丘,没有一颗树木,完全是地皮。血魂山高入云霄,几乎看不到山顶。只见那光秃秃的地皮上有一条栈道,看栈道的方向应该是直通山顶,不知道栈道有多少梯。

    而我眼前的血魂山。前面隔着一条血河,差不多有两三米的样子,而且没有桥。想要上到血魂山,就必须要通过眼前这条血河。

    我不敢冒然进入血河里,而是找了地上的一根木棍扔进了血河里。那木棍一落入血河,立即就化成了一道青烟。卧槽,我当即骂了起来,还好我没有直接下去。要是我掉进去的话,估计就连骨头渣都不剩了。

    眼前的血河看来是不能直接进去了,是要找个办法跳过血河才行。然而,周围却没有能跳过去的工具。一时之间,我也有点无助了。

    一筹莫展时。我才想孟瀛到底在哪儿了?我四处打量着,却没有看到孟瀛的身影。

    “瀛哥、瀛哥,你在哪儿?”我大声喊了起来。可喊了几声却没有听到孟瀛的声音,我这时就有点郁闷了,孟瀛难道在血魂山里?

    然而,就在我刚刚喊完孟瀛名字的时候。我背后突然响起了一道熟悉的声音,我一听这声音赶紧转过头去。眼前的场景。差点让我直接跳进了血河里面。

    因为跟着来的不是别人,是林伯!然而,林伯我不诧异,让我更诧异的是林家老头。他居然没有魂飞魄散?而且林家的鬼奴几乎全部都来了,可奇怪的是,连一个红气、紫气鬼奴都看不到,眼前的几十个鬼奴,全是黑气的!

    我愣住了,也傻了。

    “小伙子,谢谢你带我们找到了炼魂池的位置!”林家老头走过来,笑呵呵的说道。

    我完全是怔了半天才回过神来。很明显,我又被他们摆了一道。我瞪着林伯,冷笑的赞叹道:“林伯,不错,真不错!”

    这种被人利用、被人玩弄的感觉,让我发现自己傻的像一条狗!

    林伯自顾的一笑。说道:“小伙子,你别怪我,只怪你心地太善良了。”

    “呵呵,是吗?”我冷笑的反问一声,继续说道:“你们两只老狐狸所做的一切。就是为了今天吧?”我一边说,一边开始往血河的边沿退了过去。林伯和林家老头这一招,太阴狠了。所有的一切,都是林家老头和林伯的阴谋。

    之前我和孟瀛把黑衣人,也就是林伯引出来时。程锋就已经暗中把这个消息告诉给了林伯,而林伯却是很聪明,早就猜到了孟瀛的目的。

    所以才有后来林家老头出现在荒芜之地的那一幕,那一幕他们兄弟表面上决裂,其实就是想给我们造成错觉。等林伯再次出现的时候,我们会误以为林伯已经打散了林家老头。

    其实林家老头一直没有魂飞魄散,一直在暗中等机会,而后来林伯带着我去拿林家的鬼牌,之后黑衣人的出现,紧接着是林伯在密室把两块鬼牌都交给了我,其实就是为了打消我对他的戒心。以及后来他再次出现,并且让我帮他夺回林家的家主之位时……这一切,果真计划的滴水不漏、天衣无缝。

    而且,说不定那后面出现的黑衣人就是林家老头!

    我自嘲的笑了笑,这鬼魂的阴谋却比人类的阴谋还要可怕。都是鬼魂不可怕,可怕的是人心。可如今给我的感觉却是,鬼魂和人一样!

    林伯没有解释,倒是林家老头先解释了起来,“我们所有的计划,就是为了今天。小伙子,我也不会为难你的,只要你死了,我会顺便把你的鬼魂一起带出冥界的。”

    哈哈……我自顾的大笑起来,随即冷笑一声,道:“你们太自信了!”我说完,就猛的转过头,一头扎进了血河里。其实刚才在和他们说话时,我就已经打定了注意,就算我死也不会让他们得逞。

    然而,就在我即将要落入血河时,我发现我顿时停在了空中,已经被人抓住了后背,而我的脸离血河只有几厘米的距离。我甚至能闻到血河那浓烈的血腥味,还有那种灼热的气息扑面而来。

    “想死,你没有机会!”随即林伯的声音在我背后冷冷的响了起来,我呸了一下,暗自嘲笑了起来,居然连死都如此困难。

    林伯把我提了起来,随即把我扔到了地上,“把他给我捆起来,千万不能让他死。他要是死了,你们跟着他一起陪葬。”

    林伯冷峻的命令着那些黑气鬼奴,而那些黑气鬼奴也顿时上来把我给捆了起来。捆的很结实,我已经不打算挣扎了。然而,林伯还是用棉布把我的嘴巴给堵上了,他防着我,害怕我喷血这一招。上杂叨才。

    “大哥,如今我们已经进入了炼魂池的范围,那炼魂池应该就在山顶的位置,如果猜的没错的话,那个驱鬼人也在山顶!”林伯和林家老头说了起来。

    谁知林家老头自是一笑,说道:“如今别说是他一个驱鬼人,就算来两个驱鬼人,我们也不必害怕。二弟,我们现在就去拿到最后一块鬼牌,早点离开这个罪恶之地!”

    “恩。”林伯笑着点头,好像已经掌控了一切。

    “对了,二弟,另外的两块鬼牌呢?”林家老头向前走两步,突然回过头问道。林伯这么一问,我突然想到了之前林伯问我鬼牌带在身上没有,原来就是为了让我解除对他的疑虑,好放我来找孟瀛。

    我特么越想越觉得自己像一个傻逼一样,太容易轻信别人了。我这时才理解孟瀛一直打击我的那些话,我的智商真是低得掉进了茅坑里。

    “大哥放心,在他身上。”林伯说着朝我走了过来,随即开始在我兜里想摸出鬼牌。林伯几乎已经把我身上所有能放东西的地方都翻了一遍,结果还是没有翻出来。

    “你到底把鬼牌藏到哪里去了?”林伯瞪着我冷峻的说道,随即把塞着我嘴巴的棉布给扯了下来。

    “哈哈。”我大笑了起来,终于耍了他们一次,随即嘲笑的说道:“你们既然如此匆忙,为何不自己去猜猜看。我今天,到要看看你们能不能找出鬼牌?”我说完之后,痛快的笑了出来。

    “二弟,到底怎么回事?你不是说他把鬼牌带在身上的吗?”而此时,林家老头的脸色也开始变了,眼神冷冷的瞪着我。

    林伯没有回答林家老头的话,反而抬起我的下巴问道:“说吧,鬼牌到底藏在哪里了?你觉得你现在反抗还有用吗?就算你不告诉我,我也有很多种办法让你把鬼牌说出来,你信不信?”

    我呸了他一口,但是口水里面没有血液。现在他们已经知道了我的招数,肯定防着我,就算我咬破舌头,也伤不到他们了。

    我冷冷的看着他们,没有说话。因为我还在期待着,期待孟瀛的出现。

    林伯见我不说话,也没有揍我,而是玩味的说了一句,“我就让你多活一些时间,等我们拿到唐家鬼牌之后,我抓了你的女人,我看你到底说不说出来。”

    又来这一招,不过我还是不能说。如果说了,就真的没有机会了。不到万不得已,我是打死不会把鬼牌的消息告诉他们。但是提到岚姐,我就有些犹豫了,她现在有了我的孩子。虽然只是一个鬼婴,却也得要跟着我姓李。

    就冲这一点上,我也要保护他们母子!

    见我犹豫了,林伯也不继续追问了。而是一招手,说道:“我们现在就去山顶拿到最后一块鬼牌,在给他一点时间,不怕他不交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