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惘书童 作品

第七十七章:林伯没死?

    我听到岚姐最后这句话,我几乎是从椅子上滚到了地上,我从来没想过的事情,就这样在我毫无防备的情况下发生了。

    我怔了半天,才重新坐到了椅子上。我看着岚姐,仍然不敢相信。

    “你摸摸看!”岚姐温柔的笑着。拉过我的手放到了她的肚子上。我的手一碰到肚子,我就感觉到她的肚子比之前隆起了不少。而且,肚子里面好像真的有宝宝。

    我触电般的缩回手,嘴里不停的呢喃,不可能、不可能。我冷静了一下,理智恢复了不少,我和岚姐发生关系才几天的事情,怎么可能就这么快怀上了我的孩子。不科学,也不正常。

    岚姐也看出了我的不相信,笑了一下,淡然的解释起来,“多多。他真是你的孩子。我们鬼魂和人怀胎不同,一般活人怀胎要九个月才能生下来。可是我们鬼魂不同,我们只需要十天的时间,孩子就能生下来。”

    我见岚姐的样子不是骗我,可我还是有点接受不了。我特么居然要当爹了,而且还是一个鬼婴。是惊喜,还是惊吓。我顿时有点老虎老傻傻分不清楚了。

    现在的情况,也就是十天后,我就有孩子了。我还是有点不相信,怀疑的问道:“岚姐,你不是安慰我的吧?”

    岚姐落幕的笑了笑,随即说道:“多多,我做这么多,都是为了我们,但是有些事情,我现在还不能告诉你。要不了多久,你就会明白的。如果我真的要害你、骗你。我就不会怀上我们的孩子。你好好冷静的想想,我先去秦家了!”

    岚姐那个眼神,让我很难过。不知道为什么,那个眼神我感觉我伤了她的心。然而,等我想给她解释时,她已经不见了。

    我重新瘫坐在椅子上。烦闷的抽着烟。就在这时,我想到了一个办法,那就是找到孟瀛。现在岚姐怀疑孟瀛,而孟瀛的意思很明显也是不相信岚姐。这两个人,一个是我最好的朋友。而另一个却是我最爱的女人。

    我一时之间,好像没有了主意一般。因为,他们两个,我一个也不想去怀疑。等我找到孟瀛之后,很多问题就会解释清楚了。然而,我并没有告诉岚姐我要去最西边的荒芜之地找孟瀛。有些事情,还需要我自己去判断。而我已经相信岚姐怀了我的孩子,不管他是人也还还是鬼婴也好,都是我的种,我就不能丢下他不管。

    而很多事情,孟瀛似乎知道。只要找到他,最少能证明婴儿这件事情。

    想到这里,我才去我的房间把孟瀛的向日葵给抱了出来。一出了旅社,我就独自前往最西边的荒芜之地。

    然而,就在我路过林家老宅时。我怀里的向日葵居然转动了起来,而四张叶子也是变的很直很尖,向日葵转动了一会儿之后,突然笔直的指着我的背后。

    我顿时就有点心虚了,这向日葵能找到鬼魂的位置。难道我被鬼魂跟踪了?然而,我却没有转过头去,而是抱着向日葵走的更快了。走到林家老宅的门口时,我才突然回过头。

    然而,我一回过头,就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这人不是别人,是林伯。我当即就怀疑了,林伯不是已经魂飞魄散了吗?怎么还会出现。难道,那天晚上,他逃过了黑衣人的攻击?

    我正想开口问,谁知林伯朝我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我还明白怎么回事时,林伯已经率先走进了林家老宅。

    我跟了上去,跟着他走进了林家的密室。一进到密室,林伯就把密室的门给关了起来。上广团号。

    “林伯,到底怎么回事?”我不解的问道。在进来的时候,我就已经把孟瀛给我的匕首放进了向日葵的花盆里。如今林伯突然出现,不知道他的目的,所以我必须要小心一点。现在我只信得过我自己,凡事我都要步步为营,不然就彻底成了冤魂。

    “小伙子,别害怕,我不会害你!就算我要害你,目前也没有可能了。”林伯笑道。我也看了一下他的情况,身体比之前似乎虚弱了不少,而且他的灵体很透明,和之前孟瀛被程锋捅了一刀后的情况一模一样。

    但我仍然不敢放松警惕,只是笑着问道:“林伯,那天晚上你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林伯叹了一口气,随即眯着眼睛说道:“那天我在和你交代事情的时候,我就知道黑衣人已经追来了。所以才让你一个人留在密室,我出去的时候,黑衣人果然来了。那黑衣人也没让我交出鬼牌,看到我直接就动手了,然而我不是他的对手,很快就被他打败了。就在他要打散我的时候,秦岚突然来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他居然放过我了。”

    林伯的话,也让我觉得不对劲啊。那天他离开了不一会儿,岚姐确实来了。而岚姐也说过,她来的时候遇上林伯跑出去了,而且身体还很虚弱。但问题出现了,时间段不对。

    从岚姐出现到林伯逃出去,中间段发生的事情,难道岚姐没有发现?还是林伯在骗我。如果林伯说的是真的,那么黑衣人见到岚姐为何要选择离开。而如果岚姐说的是真的,那就是林伯说谎,他根本没有遇上黑衣人。

    我现在还分不清楚他们谁说谎,我笑了笑,装作相信的样子说道:“那林伯你打算怎么办?”

    林伯听到我的话,笑了一下,突然眯着眼睛冷峻的说道:“报仇!我一定要找出黑衣人,亲自打散他。”

    林伯说完,又语气和蔼的说道:“小伙子,我想让你帮我一个忙?当然,你可以不用答应我,毕竟我以前算计过你。”

    我看着林伯,笑道:“林伯,你说。”

    “我想重新稳定林家的家族,经历了这件事情后,我已经不想打破封印去投胎了。我只想管理好林家,维护冥界的家族秩序。而作为报答,我可以帮你找出黑衣人。而且等过一段时间,我的实力恢复了,我也能帮你对付黑衣人!”林伯平静的说道。我看他的样子,很真诚,似乎没有说谎。

    而我并没有立即答应林伯,我有自己的考虑。林伯的想法的确能帮到我,那天黑衣人已经证明了他是鬼王的恐怖实力,我们如果对付他,肯定很吃力,要是有了林伯的势力参与,那么的确对我们是很大的帮助。

    可有一点我不能确定,也就是林伯如果真的做上了林家的家主之位。我担心他卷土重来抢鬼牌,到时候在给我们来一个措手不及,那我们就真的只有后悔哭的份儿了。

    “我知道你怀疑我,不过为了证明我已经没有打破封印的念头。你现在可以把林家的鬼牌给我,我当作你的面亲自把它毁了!”林伯见我怀疑,盯着我说道。

    我看他的样子似乎不像是开玩笑,如果鬼牌被毁了,那么冥界的封印就不会被打开了。林伯敢这样做,难道他真的已经没有打破封印的念头了?

    “林伯,你要我怎么帮你?”我没有拒绝他,暂且相信他一次,因为我自己也需要势力的支持。

    “你让你的女人答应不出面干涉就行了,只要没有他的干涉,我就能把林家的鬼奴给召唤回来。”林伯严肃的说道。

    我想了想,这个忙不难,遇上就答应了下来,“好,我回头告诉岚姐。”

    林伯见我答应了,随即笑着问我:“小伙子,你有没有想过那最后出现的黑衣人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