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猫 作品

第三十六章看在科学的面子上,你给我滚!

    “苏西航!你在这里搞什么!”

    我觉得如果苏北望是个迷信的人,一定会在床底下放了很多扎满针的巫蛊娃娃,恨不得分分钟让他这个弟弟永远在地球上消失吧!

    这会儿苏西航正讲到羟甲基戊二酰辅酶抑制剂呢,说这种他汀类药剂在近年来多用于高效控制高胆固醇病症,但研究表明过量的摄取会让人狂躁易怒——

    “大家可不要小看这种易怒型副作用,会给工作和生活带来很大的影响。就比如说像这个样子——”他面带微笑地伸手指了指门口一脸铁青的‘活例子’。

    此时这一屋子人垂着头,空气里都是想笑又不敢笑的冲动。

    苏北望到底是气场摆在那,凭他这个倒霉弟弟的几句调侃,倒那么容易失态的。

    他看了眼陪同自己过来的唐家礼:“唐总,这怎么回事?”

    唐总又被逼出了三升冷汗:“这……苏总这真的是个误会。我们中科集团的季度培训已经搞了好多年了。

    一个多月前就联系好了讲师。但是原来的李教授生病缺档,于是就推荐了另一位导师。我……”他瞄了一眼跟在后面的培训部高管:“这……怎么回事?不是说新来的讲师是位德高望重的——”

    那个人事高管一脸无辜,赶紧解释说:“没错呀,这位苏教授的档案上的确是写着他毕业于洛马琳达大学医学院,三年内修完了本硕,二十三岁拿到博士学位。并在美国安大略市的卢卡梅尔医药研究中心实践两年,是史上最年轻的拉斯克奖获得者。我——”

    他面有难色得吞下了最后半句话。但我猜他想说的是,特么档案资料上写的都是英文名。他根本没想到这个苏西航就是苏总的艳照弟弟啊!

    然而我的思路还在——拉斯克医学奖上。

    我的苍天啊,那可是号称美国诺贝尔医学奖的终身成就!

    我简直无法把苏西航这张不怎么着调的脸,跟那么牛逼的头衔划上等号!

    “他以前有什么成绩我比你清楚。”苏北望不客气地冷哼了一声:“但他现在是做什么工作的你们都不去了解一下么?

    八竿子打不着的专业,就这么请他过来在整个公司的技术团队面前信口开河——”

    “苏总,麻烦你说话客气一点。”苏西航调了下桌面上的扬声话筒,用声音的优势顿时提升了自我气场:“我光明正大地接了受邀函,一小时八千块的授课费我凭本事拿。

    现在你多耽误一秒钟就是给我多占一分便宜,这与我无功不受禄的原则相违背。

    所以我请你离开我的课堂,别用你充满铜臭的商人眼光来打扰我们学术之间的灵魂碰撞。”

    “苏西航,我正式通知你,你被解聘了。双倍的违约金我私人出!”

    “苏北望,我也实话告诉你。就算我一分钱不赚,只要学员们想听我的课,我就会把这场培训做完!

    现在,请你看在科学的颜面上,滚出我的课堂。”

    眼看着火药味上升到不可调和的地步,一屋子学院都恨不得越躲越远,大气也不敢出。

    我也不例外,生怕跟这两只一对视,到时候逼我站位我可就日狗了。

    然而墨菲定律往往会落在最无辜的人身上,我猛一抬头,靠!这两个人加起来一共八只眼睛,直勾勾得全盯在我身上!

    就在这时,外面进来个总秘。好家伙来得真是时候:“唐总,苏总,质监局的人到了。”

    唉!好不容易来了个大台阶,不下的是孙子啊。

    “那个,苏总我们还是先过去吧。这培训不过是个小事,再议,再议哈。”唐家礼赶紧顺势把苏北望弄走了,整个课室里冰冻的气氛总算上升了一两个温度。

    “好了,我们继续刚才讲到的——”苏西航堆回脸上自信又淡定的笑容:“谁还记得我提到的,控制人愤怒的脑神经在什么区域?

    罗绮?”

    居然敢点我!我特么还没从刚才的热闹状态里回过神来呢。

    抱着教材,我有点崩溃地站起来:“人脑上层区域不再能够抑制住额叶系统中的情感阻塞之后,就会出现易怒焦躁理智崩溃等状况。可以是情感打击,也可能是药物催化。”

    “很好,”苏西航一脸赞许地看着我,补充道:“人脑的额叶系统位于中枢神经责任区的中后方。与感知兴奋、满足、等正能量的区域拥有核体共存的特点。

    所以,以你们苏总刚才表现出来的状态为案例。多半是禁欲多年思维情感得不到释放所致。

    这是一种病,希望大家要抱着同情和理解的心态来善待这一类人群,不要跟他们一般见识。

    好了今天的课就上到这,想要拷贝ppt的发邮件给我。

    谢谢大家——”

    一片雷鸣般的掌声过后,我默默合起快掉地上的下颌——我相信苏西航的确是个技术过硬的医学专业人才,听他一堂课也绝对是受益匪浅。

    但他最后的那个案例论断,绝逼是胡说八道的……

    拖着一肚子草泥马乱踹的心情回办公室,就知道先我一步的小王小李已经把八卦消息渗透进了每一个角落。

    “喂,听说今天早上的培训课又热闹了哈!”舒婷蹭到我桌边来:“你说咱们苏总和他弟弟到底什么仇什么怨呐——”

    我揉着太阳穴,很崩溃地叹了口气:“这世上看不顺眼的人多了,不一定个个有理由。

    只不过……对了,这苏西航到底是做什么工作的?他不就是医生么?可今天听苏北望的口吻,怎么怪怪的。” 百度嫂索@ —向左爱,向右看

    舒婷耸了下肩:“你问我啊?我哪知道啊。”

    我说他好歹那天还帮你按了按肚子呢。你感觉他像什么科的大夫?妇科?肛肠科?还是心脑血管外科?恩……还挺像捉鸡日狗精神病科的!

    舒婷无奈地剜了我一眼:“你要是好奇自己去问呗。走啦,下楼去餐厅吃饭。”

    我说我不去了,今天我妈给我准备便当了。可这会儿刚打开饭盒呢,就听桌上的座机响。

    我看来电显是内线,010,一看就是高管,但没想起来是哪位。

    “罗绮,到我办公室来一趟。”

    是苏北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