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猫 作品

第二十五章才刚离婚,膝盖怎么就有伤?

    “呀!我就说肯定是肖黎,赢了!拿钱拿钱!”

    “凭啥呀,你罩杯还没猜对呢?”

    “放屁,你看那紧身衣暴的,肯定是c!”

    “口说无凭,你去问问那个苏总的弟弟,手感尺寸是多少!”

    我了个苍天斗战胜佛啊!已经有人在开庄了啊!我三年没回中科,这都特么什么企业文化!

    我侧眼看了看那两个打赌的it部门老宅男,义正言辞地指责他们:“你们太过分了!”然后压低声,狡黠地眨了下眼:“人家出国那么久,都用欧美型号来划的,应该是e。”

    这场闹剧终于散了,原定在九点半的员工大会也被推迟到下午。我不知道苏北望对唐家礼最后盯的那一眼算是什么意思,反正我们唐总已经是满头瀑布冷汗了。

    我跟着部门同事准备往回走,转眼看到苏西航站在玻璃门外跟交警交涉着什么,我觉得应该是因为我们公司前面两条街是学校减速区,他把跑车开过来装逼装到枪口上了。

    我对关成卿说你们先上去,我等等就来。

    深吸了几口气,我来到刚刚打发走警察的苏西航面前——

    “你为什么骗我?”我的口吻挺不客气的。

    “不算严格意义的骗吧?”苏西航眯着那双和蔼可亲的笑眼:“我承认我姓苏,也的确是苏南薰的弟弟,可我并没有告诉过你我的名字是苏北望。”

    我说你别来这套,我跟你对话那么多次,很明显就是把你误会成苏总了。你又不傻,随便想想也知道怎么回事,还跟我将错就错。

    “那苏北望呢?他怎么不跟你说。”苏西航反将一军,我的智商顿告捉急。

    稍微转了一会儿脑筋,我略有些蛮不讲理地说:“苏总为人正经,肯定不会多想。哪像你这么狡猾腹黑?

    我……”我说天哪,我还跟他说让他把眼镜摘下,笑起来会好看一些的废话!真是丢死人了!

    “呵,这么说你承认我笑起来很好看咯?”

    我:“……”

    “周末我请你出来午餐就是想告诉你的。但突然有要事去办,不得不先离开。”苏西航笑着说:“呵呵,实在是抱歉了。”

    “切~有点诚意好不好,”我倒没有真跟他置气,现在事情真相大白了,我也省的整天莫名其妙地想应该用什么方式来跟这个善变的男人相处。

    “只不过你突然就放我鸽子,也太没有风度了。害得我一头雾水地吃完一桌子菜,回到公司还撞见苏北望轧了猫……”

    “轧猫?哈,原来是这么回事!”苏西航这笑得一脸内伤:“昨晚我姐跟我说,苏北望突然打电话给她慌慌张张的,问猫压断了尾巴会不会死什么的……

    不行不行,好不容易抓到他把柄,我得把这个段子记下来发微博!”

    我鄙夷地看了他一眼,心想他该不会就这点出息吧?难怪兄弟感情不好!

    这种豪门世家的两兄弟,一个优秀正派,一个玩世不恭的组合太多了。多半都是互相看不爽。

    这苏西航跟他哥哥完全走的是不一样的t台。整天吊儿郎当,也不知道是做什么营生的。估计肯定整天被长辈鞭笞,活在他哥哥的阴影下吧。啧啧,我自动脑补了豪门狗血电视剧的兄弟相爱相杀…… 一嫁大叔桃花开 ht tp://t.cn/rajbypt

    “那,我先回去上班了。”我看看时间不早了,于是跟他告别:“反正,今天这事……嗯,你也看见了,我就说韩若初不能惹嘛。

    你乖乖给那个小姑奶奶把车修好送回来,免得她手里还有底片什么的下次再给你酿一壶。

    而且这种事,你听我一句劝。平时还是洁身自好得好,色字头上一把刀,你知不知道你差点就给人算计了——”

    “管好你自己吧。刚离婚……这膝盖上怎么就有伤啊?”苏西航笑得很不厚道,漂亮的眼睛往下剜了剜,盯在我那左膝盖的ok绷上。

    “你——”

    我刚想抬腿踹他,就见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刷一声,把我的绷带给撕了!

    那滋味叫一个酸爽,疼得我眼泪都出来了:“苏西航你干什么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