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猫 作品

第十七章科学家不接受潜规则!

    “咳咳,要么我去跟你们唐总,公对公地发出邀请?罗女士需要这么大的面子么——”

    “你——”我要是还听不明白他的话,那我就是棒槌了!这是光明正大地想要潜规则我啊!

    下周一就是公司大会了,投资权限就捏在人家苏大少的手里。我可以说不去么?

    我是药剂师啊,我是性感美好的单身科学家啊!我卖艺不卖笑啊!特么才不是肖黎那么没品没水准的女人!

    “那明天见,早上等我电话。”

    挂了?这个自说自话的死男人,连给我拒绝的机会都没有!

    我把空酸奶罐子往旁边垃圾箱一丢,怀着一肚子草泥马的心情推门进院子。

    一进屋就愣住了,只看到我妈穿着个睡衣站在客厅中央扶着梯子——

    梯子上站了个正在拧吊灯的男人。

    而我那可爱慈祥的外婆正在沙发上,扬着一张向日葵样的脸,皱纹里写满了‘加油加油’。

    “呀,小绮你回来了啊?”

    我把包往沙发上一放,刚想问说家里的灯是怎么了。定睛一看,那站在梯子上作业的男人并不是物业水电工,而是关成卿!

    “你…你怎么来了?”

    关成卿从上面下来,接过我妈递给他的湿毛巾擦擦手:“哦,我就顺便——”

    “唉,”我妈接话道:“这里的物业啊,收钱挺积极,干活就糊弄。白天弄了两个小时都没弄好,人家小关两分钟就搞定了。”

    其实关成卿出现在我家也不奇怪,他是我父亲的学生,又他老同学的遗孤。惦念着我爸以前对他的关照,也很知恩图报。

    我家没男孩,需要挑大梁的时候他比周男有用的多。

    一般公司里发什么福利,搬什么东西的都是他往我家送,连我这个亲生女儿有时都觉得惭愧。

    我不好意思地邀请他坐下歇会儿,又从冰箱里拿了罐可乐给他。

    “谢谢你了,”我看了一眼门口的水果,便知道这是他送来了。我说:“这么晚了还专门过来,不回去陪嫂子和丢丢啊?”

    “她们今天住她妈妈那。”关成卿抹了一把脸上的汗水,抬眼看到我妈殷勤地送了盆水果过来,赶紧起身:“伯母您别客气了,我这就走。”

    “多坐一会儿嘛。”我妈笑眯眯地说:“我包了些粽子,等下就起锅了,拿回去几个哈。”

    “诶对了,上回您说,想把老师书房的空调拆下来换到阿婆的卧室去——”

    “啊!”我妈堆得满脸的不好意思:“那种事我们叫专业工来做就是了。小关啊,你别忙了。”

    “没事,来都来了。”

    说着,关成卿放下饮料就起身。然后他看了我一眼,我只得起身引他去二楼。 向左爱,向右看:

    我爸去世后,书房里的一切都没有动过。妈表面上坚强,其实是个很触景生情的人。只让家政阿姨来打扫,自己不大愿意进来。

    前两天外婆卧室的空调有点问题,嗡嗡响。我妈这才想着要么把书房这台先摘了给换上吧。

    于是人家关成卿做完了水电工做装卸工,我心里吐槽我妈:又不是你女婿你好意思这么用啊!

    “方便么?”我背靠着我爸的办公桌,仰着头看关成卿:“不行的话还是叫人来拆吧。”

    “没事,罗绮要么你去找个抹布,我把这顶灰先擦一擦。”

    我哦了一声,便下楼去了。

    等端着水盆上来的时候,发现关成卿正在把什么东西往书架里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