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猫 作品

第十三章摆拍技术很到位!

    我看到韩若初手里拿了一支手表,顿时心花怒放——真好,今天又有人送我戒指又有人送我名表的,走什么狗屎运啊。

    “这块表,你见过么?”没想到韩若初开口竟这么问,我连连摇头。

    我说我这三年都过着与世隔绝的黄脸婆生活,除了看看高压锅的定时钟,基本不用判断时间。

    “别贫了,如果不是你的,那肯定就是肖黎的了。”韩若初诡秘地冲我眨眨眼睛。

    肖黎的手表怎么在你这儿?我问。

    “我也不知道,那天从酒店回来我收拾包的时候就发现躺在里面。”韩若初说:“我猜,有可能是她匆匆穿了衣服往外跑的时候,不小心掉我包里的。”

    韩若初那天背的是今年流行款的开口深黑手提包,我回忆了一下,当时肖黎的确是慌慌张张从我们两人之间穿过去,貌似还撞了一下!

    “那又怎样?”我看看这块叫不出来名字的表:“难道要拾金不昧还给她啊?”

    “重点不在手表上。”韩若初打断我内心的崩溃:“你看,这上面有摄像头。”说着,她啪嚓一声,打开了手表面上的装饰盘。

    我倒吸一口冷气:“真的啊!”

    这时韩若初翻出来:“我把里面的录像导进来了,你看——”

    画质挺不错的,恩,跟优衣裤的有一拼。

    我倒吸一口冷气,这不就是那天在酒店房间里那春光弥漫的图像么?

    肖黎穿着那件性感的蕾丝装,蛇一样在苏北望的身前身后转悠,但自己始终没露脸。

    啧啧,我说肖黎摆拍的水准还是挺高的。这几年出国——念商谍去了?

    但看到这里,我也更加确认了一点:肖黎必然是带着目的来接近苏北望的。这段视频可能就是她和她背后的人想要拿捏在手的一张底牌吧?

    “若若,你怎么想?”我咬了咬唇,第一个反应是——咱要不要把视频交给国家。

    “恩,”韩若初脸色很凝重,犹豫了好久才说:“我觉得,这姓苏的菜鸟身材挺不错的。”

    我:“……”

    就在这时,餐馆外面一片乱哄哄的。什么乱七八糟的鸣笛都有。

    我叹了口气:“若若,你还是去把车停停好吧。这样太有害公共秩序了。”

    韩若初虽然骄纵一些,但本质还是个善良懂事的姑娘,一直也比较听我的话。

    于是我俩一前一后出去,就看到一辆美好的拖车,把她美好的‘生日礼物’当垃圾箱一样给拖走了!

    眯着一双桃花眼的苏先生正一脸悠闲地靠在邮筒上看着我俩:“hi,ladies,要不要跟我共进晚餐?”

    我默默合上下巴,就看到身边的闺蜜眼睛都要冒出火来了。

    “你凭什么拖我的车!”

    “因为我有公德心。”死男人摊了下手,拉开车门钻了进去。然后探出半个脑袋:“哦,忘了说了。因为我喜欢赛车,所以定的保险在郊区维修点,便于改装。

    距离这里,恩……大概有七十几公里。韩小姐要去提车的话,恐怕要请一整天假了。” [~]  更新快

    说完就扬长而去的男人,一定不知道自己未来会怎么死。

    我可是比他了解韩若初的,这丫头一言不发目光呆滞的时候,就意味着正在技能解冻——一旦她放出爸爸或爷爷这样的大招,我估计那姓苏的家伙真的会被轰得连渣渣都不剩!

    回到餐馆里,我小心翼翼地说:“若若,你……”

    “罗绮,你是了解我的。我要是能让他活过三天,我他妈就跟你姓!”韩若初一拍桌子,我生怕她把已经切成片的水煮鱼都吓诈尸了!

    “若若,不管怎么说他都是启苏集团的少东家,背景也不是橡皮泥捏的呀。”我劝她:“何况他可能很快就是我的boss了,你……不会想要乱来吧?”

    “放心,”韩若初幽幽转了下眼睛:“杀人不一定要亲手沾血,这可是我爷爷教我的。我就不信整不死丫的臭流氓。”

    她攥着用力往桌上一磕,我的筷子顿时就吓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