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猫 作品

第十二章不作死就不会死

    我说你惨了,人家车主不会放过你的。

    他却若无其事地摆摆手,表示说——女人只要一看到他这张脸,立马什么火气都浇成了芳心。

    我说你节哀吧,韩若初不吃这一套的……

    然后就看到我那野蛮闺蜜怒冲冲地从车上下来,撸胳膊挽袖子一把就把我的车门给拽开了。

    我觉得我身边这个悲催的男人一定想象不到,这辈子唯一一个踢过他蛋的女人,这么快就冤家路窄了!

    “罗绮,是你?”我能认出前面的车是韩若初的,但她可绝对没想到坐在苏北望身边的女人是我。

    “啊,我……”我拦住韩若初准备抽‘西瓜刀’的手:“那个,误会而已,若若咱们进去吃饭吧。”

    “那我的车怎么办!”韩若初看着一脸坏笑的死男人,忿忿撸着袖子:“这是我上个月生日我爸刚给我买的!”

    我也不知道韩若初的车是什么牌子的,反正很贵就对了。

    一回头,发现那男人正俯着身子在我闺蜜的车屁股上扒漆呢!

    韩若初当场就不淡定了:“干什么呀你!还嫌撞得不够惨?”

    “走车险么?”苏北望抱着肩膀立起身来,笑得实在很欠揍。

    “废话,你追尾你全责。”韩若初气呼呼地说。

    “小姐,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刚才是你恶意变道不打尾灯吧?”

    我觉得苏北望说得也许并不错,因为韩若初经常把灯打成雨刷,光我就见过好几次——

    “另外你这个车的颜色太奇葩,也不晓得能不能找到合适的漆来补。”男人耸了下肩,笑眯眯地看着我们两个:“你说怎么办?报警还是——”

    现在已经快六点了,我肚子咕咕的,韩若初的肚子也跟着起哄。

    这丫头最怕麻烦最不爱操心了,于是狠狠白了苏北望一眼,牵起我的手就往餐馆里走:“你肇的事,你在这等警察和保险公司。我要带我姐妹吃饭去——”

    “你就停在这儿?”苏北望表示,这是下班高峰,堵在路口实在太没道德感了。

    “有种你推走啊!”韩若初的大小姐脾气一旦上来,连阎王爷的生死簿都能被她改编成韩剧的节奏。一甩高跟鞋,睬都不睬那男人。

    “诶!苏……”我心说韩若初你家背景硬,你不怕他,可我以后还得在他手下吃饭呢。

    “管他呢,这种男人上你们公司来投资?我看你们公司也是命不久矣了。”后来韩若初把我拖进包厢里,菜单狠狠往我眼前一摔,跟甩耳光似的:“随便点,姐今天心情不好,虐死钱包这个小婊砸!”

    我弱弱地问:“你和候歌……”

    “我跟候歌分了。”

    我说我猜到了,后来你到底在哪捉到的奸啊?是不是先揍了他个满脸桃花开,然后再高傲地把他甩了啊?

    “没有。”韩若初捞了一块水煮鱼出来,拄着下巴又堆起满脸的食欲不振:“是他提的分手。他没出轨,那天只是在海天酒店见个客户来着……但他坚持跟我分手,说受不了我的脾气了。” -~%%无弹窗[email protected]++

    “哦,”我咬了咬筷子尖,把豆芽菜吐出来:“你也没有多喜欢他吧?犯得着那么难受么?”

    “不是因为他难受,我是觉得……”韩若初叹了口带着麻辣的气息,漂亮的眼睛转了两下:“你说我家那么有钱,谁娶了我能少奋斗几辈子。他连这些都不要了,是不是说明我真的很难搞啊?”

    我说是的。

    但是看到她黯然得跟个小流浪猫似的,又觉得不忍心:“但也未必嘛,我倒是不难搞了,最后又是什么下场?”

    “唉,算了算了!吃饭!”这姑娘心挺大的,多难受的情绪也就跟金鱼的七秒记忆一样。

    我说,诶,你不是有什么东西要给我看么?

    “差点忘了!”韩若初一拍脑袋,从包里抽出个小东西。然后东张西望地,貌似在看苏北望还在不在餐馆门外的事故现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