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猫 作品

第十章被冤枉还是很伤心的

    “没想到你会回来中科上班……”周男游了下眼睛,一开口就是废话。

    我心说:中科药业又不是你家开的,你能来吃饭我为啥不能来分羹?

    皱了皱眉,我说你有话说话,没话我可就走了。

    “那个,你……等等!”

    转身的一瞬间,我挺恨自己没出息的。竟然会有那么一点点希望!希望周男看清肖黎水性杨花的真面目,希望他后悔了,希望他说——他还是想跟我在一起……

    我站住脚步,回头看着他。

    “罗绮,你收拾床头柜的时候,有没有看到我的戒指啊?”

    戒指?什么鸟戒指?我瞪了他一眼:“钻戒是你妈妈给我买的,我收着了。婚戒我们一人一只,你放心我没什么好纪念的,等着将来送去金店熔了卖了就是。

    你的那枚我不清楚在哪。”

    姐可是做了三年有条不紊的家庭主妇,你用不用我把厨房间调料盒从左到右给你背诵出来!

    “不是……”周男抓了下头发,似乎有点难以启齿:“是我……买给肖黎的。用一个红布绸包着,塞在床头柜的眼镜盒下面。你搬家走的时候,看见了没有?”

    我倒吸一口冷气:“周男,你还要不要脸?敢情你这是怀疑我偷了你的东西?”

    “罗绮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你是不是一气之下,给扔了?没关系的,也不是很贵重……”周男赶紧解释,可是他越解释我越觉得讽刺。

    “周男你是不是有病。”我冷笑一声:“我罗绮在你眼里,就下作到这个程度么?我告诉你,我输在你手里,可未必输在肖黎手里。用这种伎俩来泄愤可不是我的风格。

    你的什么狗屁戒指我没看到,要是不信,报警就是了!”

    就在这时,身后一个娇滴滴的声音过来了:“阿男,算了。罗绮说她没看到,就一定是没看到嘛。”

    肖黎今天穿了件白色的高腰裙,恩,还真是看不出来有肚子呢。

    我听着她假惺惺地劝说,实在忍不住嘲讽:“肖黎姐,怀着孩子还勒高腰裙,你不怕生出来个葫芦娃啊?

    看在周男这么紧张你的份上,你可别再做‘高难度’的事儿了。”

    肖黎的脸色变得像死灰一样,估么着也是听出我画外音的意思了。

    她咬了下唇,然后上前一步拉住我的袖子。语气和眼神都很真诚:“罗绮,我知道你对我有误会。要么今晚,我请你吃个饭吧。就我们两个——”

    说话间,她转脸看看周男。我猜她一定是想就苏北望的事跟我说道说道呢——呵呵,威胁?利诱?装可怜?我才没那个闲工夫呢!

    然而一旁的周男有点犹豫又警惕地看看我:“肖黎,这……”

    我心里一阵阵犯恶心,我说周男,你是怕我毒死你的宝贝女人吧?

    得了,我瞅瞅肖黎:“我们没啥可说的。我婚也离了,走也走了,祝你们俩白头偕老断子绝孙也就是了。

    今晚我还有约,bye!”

    我骄傲得甩下这对贱人走了,一路往停车场去。

    说真的,当初我要回中科的时候我妈就有这个顾虑——她说她看得出来,周男是人渣不假,但我的抗渣能力远没我自己想得那么强。

    暗恋了四年大学,又朝夕相处了三年婚姻,我能说忘就忘么?

    更何况,你不爱我是你的自由——但如今的我,在你周男眼里……就连最基本的人品和尊严都被质疑?!

    我心里难受得很,刚才有多坚强那都是硬撑着的。这会儿没人了,便开始钻着牛角尖掉眼泪了。

    拉开车门坐进去,我把自己关在密闭的空间里忍不住放声肆意。

    手里攥着的那一坨纸巾早就被我揉烂了,随手接过来一张新的。我一边抽泣一边说,谢谢。

    谢?

    我哑了哑声音,好不容易把视线从模糊的眼前放射出来——

    这才意识到,情急之下我拉错了车门,此时正坐在别人的副驾驶上!

    而我身边的男人……居然是苏北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