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猫 作品

第四章在哪跌倒的,在哪躺会儿

    醒来的时候我已经在医院的病床上了,肚子痛得跟吞下去一只高速运作的螺旋桨似的。

    我身边坐着这位,唉……我貌似都不知道他叫什么。

    “你醒了?”他搭了把手扶我起来,眼神亮亮的,尽显无辜本色。估么着是怕我碰瓷吧。

    我看到他的衣衫上沾了不少血,也不知过了多久,都变成褐色了。

    “我的孩子……”抖着惨白的嘴唇,我轻轻问了句。

    他耸了耸肩,做了个西方人那种很常见的无奈摊手架势。

    我的心凉了一截,下意识地摸了摸平坦的小腹,眼睛有点泛酸。

    话说,我都还来不及知道它是男是女……

    “才两个月大,小血泡而已。”男人用若无其事的口吻劝我。然而听起来一点不安慰,还挺欠抽的。

    我摒着泪水,直勾勾的眼睛盯天花板,一句话也不想说。

    “你不会是,还想着用孩子来让你丈夫回心转意吧?”

    他可真烦,一句话就把我脆弱不堪的自尊给碾脚底下了。

    我说谢谢你送我来医院,但我现在想休息了,请你离开。

    “我不知道你真的怀孕了,不过大夫说——”

    “不关你的事,我命硬。”我的泪水渗进枕头里:“命硬的人,

    爱情和结晶都留不住。”

    他见我哭了,表情更无辜了。就手从床头扯过来两张纸巾,往我脸上一塞:“哭是没用的,不如想想接下来怎么办。

    你丈夫婚内出轨还与别人生子,你完全可以理性起诉。我有个认识的律师——”

    我说先生,我跟你压根就不认识,也无意向你倾诉我的家庭问题。如果你还想留在这儿继续跟我说话——就请先告诉我,你怎么认识肖黎的。

    “我不认识她。有女的找上门来,二话不说就要跳脱衣舞。是你你会拒绝么?”听他的口吻很戏谑,倒也不像是假话。此时他单手拄着下颌,一双漂亮的眼睛眯眯的,又说:“不过呢,天下倒是没有白吃的午餐。你冲进来的时候,我还以为被仙人跳了。”

    我抿了抿苍白的唇,冷着面孔说:“不懂拒绝的男人比变心的男人更可恶。谢谢你送我来医院,但我还是不怎么欣赏你的人品。”

    “你家人呢?”男人翻了翻我床头前的病历卡:“我在你的钱包找到身份证挂了号,你叫……罗绮?”

    敢情我刚刚义正言辞地说了一串话,他压根没听见啊!

    我的脸红了一下,说是的。你叫什么名字?

    “雷锋。”男人瞪了我一眼。

    我没空欣赏他的冷笑话。说我就是问问,下次好还你医药费。

    “我没帮你垫,你自己钱包里有钱。”

    ——把翻人家钱包这种事说得如此理所当然又风度全无,我竟无言以对。特么的雷锋叔叔才不会这样呢!

    我肚子疼,脑袋晕,刚才又哭得眼睛酸。实在是虚脱的没力气了,于是说:“你要有事就先走吧,我妈会过来陪我的。”

    “哦。”然后,他站起身来——

    就……真走了!!!

    这时大夫过来了,她跟我嘱咐了一些注意事项。并告诉我说我的身体还不错,年纪也不算很大。想要再孕的话最好调养六个月以后,不会有太大问题的。

    并说,你老公对你真体贴,一路都抱着你不放。

    我惨笑一声,也懒得多解释了。

    独自对着天花板发了好久的呆,我瞥到床头的那一纸病例诊断。

    孩子,已经有六十三天了……

    拿到检查报告的那天晚上我兴奋得一夜没睡着,反反复复想着应该给孩子取个什么名字。当时躺在我身边的周男睡容沉静,我只顾着心疼他在外打拼的辛酸,却从来没想过一些同床异梦早已暗暗滋生。

    如今,一切都没开始,就已经结束了。

    我捂着疼痛难禁的小腹,爬起来给我妈打电话。

    明明想让自己的口吻听起来坚强点,然而刚叫出一声‘妈’,就哭了出来——

    我把原委说的支离破碎,本以为我妈在电话里就能骂我一通。可是她什么也没说,直接就奔医院来了。

    我想可能是因为我的遭遇太可怜了,妈疼我,所以这次便不忍骂我。哪曾想她进门放了个大招!

    成年以来,我妈第一次动手捶我。

    “罗绮你看看你这点出息!你爸刚走半年,就能被人欺负成这个熊样!”

    我像死鱼一样躺着,我妈打我我也不动,就掉眼泪。

    后来她也哭了,一把将我捞起来抱着。一边哭一边骂我说我怎么那么没用,一点都不像她。估么着小时候熊胆川贝液吃多了,一副熊样!

    我说:“那个叫蛇胆川贝液……”

    妈噗嗤一声就笑了,笑完哭得更厉害了。然后摸我的脸,拍我的背,问我饿不饿。

    我已经有多久没抱着我妈撒娇了?都快忘了……她也有五十几岁了,肩膀瘦了,脸颊也寡了。

    妈以前很漂亮,看着比我精神有气质。然而爸走这半年,她着实也是苍老憔悴了一些,之前连根白头发都看不到呢。

    后来我妈开始给我梳头发。一边梳一边絮叨:“我就觉得周男那混小子心术不正,偏偏你们爷俩眼睛里都容了迷魂散。

    你糊涂,你爸跟你一块糊涂。非说姓周的是他带的学生,还打人品包票呢。”

    我妈说的倒是不错,当年我要跟周男闪婚的时候她就不同意。最后还是我爸宠我心疼我,好说歹说帮着劝。

    “妈,爸都走了……你就别怪他了。是我自己任性犯傻……”我一边吃着热粥,一边哼鼻子:“你别梳了,头皮屑都掉进去了。”

    “死孩子!”我妈用力给我揪了个马尾,疼得我呲牙咧嘴:“唉,你说我这一辈子好强,你的性子怎么就偏偏像你爸呢?

    我也不是怪他。就是觉得,这老东西现在要是还活着……得愧疚成什么样啊。”

    一听这话,我又忍不住哭了。嘴里的粥硬生生地咽不下去,抱着我妈一阵嚎啕:“我没用,不能让你享清福,还要让你跟着我操心!妈……呜呜……” &&~

    “知道自己没用还不赶紧振作点?!”她拍着我的背,一边拍一边给我擦嘴:“小绮,咱还年轻,吃了亏不怕哈,擦擦眼泪站起来就是。

    妈不求你能像别的孩子一样,从哪摔倒就能从哪爬起来。你懒,咱从哪摔倒先在哪歇一会。歇好了再起来,妈陪着你。”

    我妈一番话醍醐灌顶,心灵鸡汤加耳光的可畅快了。

    要知道当年的她踩着滴滴答答的高跟鞋,顶着教务处长的雷厉风行在整个大学校园里训遍天下无敌手。

    就是这么令人闻风丧胆的职业,还是有无数优质男人对她趋之若鹜。

    不得不承认我妈这样的女人最聪明,无论在顺境逆境中都不会以消耗自己的魅力为代价来取悦任何人。

    我想,她本身就是一本挺好的书,是我自己……没好好把该学的学会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