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猫 作品

第一百一十四章 死亡是很痛的

    我点头,摒着紧张的泪涕连连点头。那一刻,我是真的一点都不害怕了!

    因为我的苏西航,不管用什么办法都一定能把我安全救出来,这份坚持的信任,与爱不爱无关。与在不在一起亦无关。

    “好!”

    我眼看着苏西航就手从旁边的狙击手那里夺过来一把m21——

    他用枪对着我,我却觉得无比安心。

    “罗绮,从瞄准镜里看下来,你今天貌似是素颜的。”

    我说是的,我已经……好久不化妆了。

    我双手扶着腹部,只觉得肚子里那小小的胚芽像是已经能够律动起了生命的节奏。

    “你……你别乱来!我手里有人质——”明玉林是个杀手,杀手有很强悍的体魄和高超的夺命技巧。但不一定有很高的情商。

    因为我觉得,就连肖黎的这份死心塌地里都埋藏了几多怨愤和绝望。而这个从小就被苏明辰培养成走狗的可怜男人,却直到这一刻……还如是执着。上见丽血。

    我轻轻转了下头看着他,把恐惧收敛殆尽。我想一个绑匪最无助的时刻,就是当他意识到自己的人质根本不怕他的时候。

    这会多么颠覆职业成就感啊!

    我说明先生,你还是放了我吧。放了我,你也许还有逃脱的可能。杀了我。你也活不成,尸体分分钟落到苏西航手里,你觉得他可能会温柔地对待你么?

    “把我……把我表哥还给我!”明玉林的手有点颤抖,声音在夜色里破着风。

    苏西航端着枪纹丝不动,脚下却很不客气地轻轻踹了踹挺尸:“你确定要背着他走?脖子断的已经跟多米诺骨牌似的了。

    明玉林,我们知道你从小是你姨妈明丽丽带大的,跟你表哥感情最好。

    欠的恩情可以用无数种方式来还,基本的是非观你总该慢慢形成。”

    “你闭嘴!”明玉林大吼一声:“你们害死我表哥,我要杀了这个女人替他报仇。”

    “喂你讲点道理好不好?”苏西航的语气太特么轻松了,轻松得让我以为这好像是一场演习:“苏明辰是这家伙弄死的,”说着他一脚把周男的轮椅给踹了过来。

    “你要报仇,我把这个半身不遂的残废双手奉上。你把我女人换下来行么?”

    明玉林的表情好奇怪,就像在说‘我是一个有智商的杀手一样。’

    “要不这样吧。”苏西航把狙击枪还给了身边那早已面如土色的狙击手。

    估计这半天下来,人家的心情简直也日狗。

    枪是在他手上被抢过去的,万一这个不按套路出牌的变态法医真的替他开了几个核弹苞,回警署的报告还不是得他来写?处分还不得他来背大头?

    跟苏西航做同事。也的确是件锻炼自我修养的事。

    “明玉林,其实我一直觉得,咱们两个的渊源要远比苏明辰跟我之间深。你看我又不是黄健斌的亲生子,也跟苏家没有半点关系。

    我只是非常耿耿于怀一件事——当初我把你当成重症病患,不惜放下防备来救治你帮助你,你他妈的到底是怎么狠得下心对我下手的啊?”

    我:“……”

    我觉得我要疯了,而我身后的明玉林大概疯得更彻底了。

    “你少给我废话!叫警察统统退回去。”

    “好,我们都退回去!”苏西航双手轻轻往头上举了举,表示很顺从,倒退的时候还不小心被苏明辰的尸体绊了一下:“那,你表哥呢?你是要带他一起逃走,还是……把他留给我?”

    “你把我表哥的身体给我带上来!只有你一个人!”明玉林压着我的脖颈,一步步把我往天台后方拖。

    苏西航终于上来了。我想他这一步步故作淡定地调侃。张弛有度的逼迫,大概就是为了在击溃对方心理防线的同时,找到一个机会最近接我的机会。

    十米高的天台就好像更加接近夜幕般清静沉谧,直升机的螺旋桨打出又冷又燥的风。吹得我脸颊生疼。

    狙击手们已经登上了四处伏击点,我想我这辈子都没有机会能成为这么多瞄准镜的焦点了,这感觉真心高大上。

    苏西航把苏明辰的身子拖了上来,好心好意地将他的脑袋拖拖正:“喂,东西我带——啊,不,人我带上来了。

    你说你到底要怎样才能放了罗绮?”

    “外套脱掉。”明玉林厉声道。

    “我的?”苏西航皱了下眉,然后看看身边的‘好基友’。

    “废话!”

    苏西航将外套脱掉,并按照明玉林的要求搜身表示自己是没有带任何武器的。

    “转过去,把我表哥的身体送进直升机!”

    “ok。”苏西航弯腰把苏明辰捞起来,呃。脑袋又歪了。

    “轻点!”

    苏西航很无奈地摊了下肩膀,画外音大概是——自己长得不结实怪我咯。

    转身的一瞬间,他冲我笑了一下。他的笑容一向令人琢磨不透。唇角轻挑,眼神浅弯。然后轻轻地,摆了两个字的口型。

    我觉得应该是‘蹲下’。

    我不知道苏西航到底要干什么,他不是搜过身了么?不是没带任何武器么?

    他手无寸铁地把后背暴露给凶悍的敌人,难道就没有想过——刚刚那一暼可能将会是他留给我的一眼万年么?

    我看着那男人的背影,螺旋桨的风吹乱他本来就没什么发型可言的头发,掀起他纯白的衬衫衣角。这样的初春夜,他会不会很冷呢。

    他还有没有什么话……想要对我说?

    “苏西航!!!”

    我眼看着明玉林把那一直抵在我头上的枪移开,端直着手臂笔挺着直冲前方!

    因此此时的苏西航突然转身,掏出的——竟是藏在苏明辰身上的枪!

    我想苏西航一定是算准了杀手本能的反应——在遭遇到短兵相接的危险时,他第一时间对抗的,将是威胁而不是人质。

    子弹的速度可控在01秒内出膛,谁比谁快已经不重要了。

    我想他大概只是想用这01秒的间隙,替我换取一个逃生的空隙!

    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真的有意识蹲下还是无意识地扑倒,总之耳边那两声枪响几乎是并成一处的。

    明玉林应该是被当场爆头了,血浆温热地落在我脸上,双眼空洞又不可思议地往后倒。

    我开始越来越相信,苏西航之所以敢端着狙击枪面对我,他一定对自己在警校的射击成绩非常满意。

    可是学校里教过怎么射击,但应该没有教过……怎么同归于尽吧。

    我几乎是连滚带爬地扑上去,抱住我男人的身体。

    我看着他倒下去的,脸上的表情一如从前那般平静。

    “苏西航!苏西航你伤在哪!你……”

    他闭着眼,呼吸很平稳。

    我上上下下地摸索,怕再一次看到那疯狂血涌的绝望枪伤将我送入地狱!

    “别摸了,再摸我要有反应了。”死男人挑着唇笑了笑,伸手拉开衬衫领口。

    “这次的质量还不错……我得建议警长给人家供应商送锦旗了。”

    一枚泛着热气的子弹头讽刺地嵌在避弹衣上,位置……差不多就是左胸往上靠近锁骨!

    我一巴掌拍他脑袋上了!

    “苏西航你要死啊!”我抱着他大哭:“穿了防弹衣你还装死,你吓死我了!”

    “拜托我哪有装啊!”他很无辜地环着我的身体,一边皱眉一边叫冤枉:“哎呦你轻点。防弹衣也防不了这么大的冲击力,很疼的!”

    “活该……”我哭得变了调,也不知道是嚎得过于声嘶力竭导致了喉咙沙哑,反正我后来是听不见自己的哭声了。

    大概是……身后的直升机,声音越来越响。

    等警察们冲上天台的时候,已经没有人能拦得住它了!

    苏西航转脸,静静地看着。看着看着,突然一把将我按倒,就跟要在这里野战似的!

    耳边噗通一声,挺脆的响动,好像金属物高速砸在水泥上的动静。再一抬头,我看到苏西航左袖子上顿时被血染得通红。

    “别吵,算工伤。”

    我瞪大了眼睛,看看他,又看看渐渐消失在空中的直升机。

    “怎么……回事?”我按着他血流不止的手臂,慌得语无伦次:“刚刚……那个是枪声么!你中弹了么?飞机,那个直升机——”

    “避弹衣都是没有袖子的,别紧张。”苏西航捂着伤口站起身来,看了看地上的两具尸体。一个断头,一个烂头。

    既然苏明辰和明玉林都在这里……那飞机上的是谁?

    到警署录完口供的时候天都快亮了,苏西航的伤势并无大碍,只是擦着左侧臂膀过去,弹头并没留在身体里。

    他说他觉得飞机上的人,应该是故意手下留情的。

    “尸检结果出来了?记得把烂头的那个混蛋留给我!”

    那边医护人员正帮他缝针呢,那边大腹便便的警长就一气之下把报告单丢他脸上了。

    我觉得人家长官发火也是正常的,毕竟不是哪个法医都能做出抢狙击枪这种事的!

    我扶着腰走出去,可不想被警长的唾沫星子一并荼毒。出了走廊,我看到了周男。

    他从隔壁一侧的问询室推着轮椅出来,丢丢趴在他膝盖上睡得很熟。

    我问他有没有受伤,他摇头说无碍。

    就在这时,林语轻带着苏南薰跑了进来。气喘吁吁的,这时一接到电话就立刻赶来的节奏。

    也不知道是心灵感应还是什么的,丢丢一下子就从轮椅上翻了起来。

    揉着眼睛嘟着嘴:“苏阿姨……”

    我看到苏南薰突然就流泪了,看看我,又看看周男。然后一把将孩子搂到怀里——

    “谢谢你们……替我照顾丢丢这么久。”周男红着眼睛,慢慢别过脸。

    大姐抱着孩子,哭得特别投入。我想对于苏南薰来说,只要知道孩子是平安的,且有了自己的家人和未来,也就足够了。

    我把周男推出去,走在警署外面空旷的车场上。

    “罗绮,我要是死了就好了。”周男说。

    我呵呵哒地说:“是啊,你要是死了,我们就能名正言顺地接管丢丢。

    我们都是三观正派的好人,肯定比你这个父亲强好多。

    但是……肖黎既然愿意生你的孩子,说明在她的心里,始终对你还是保持着一份认可的。

    只可惜,她早就把灵魂卖给了魔鬼。”

    走到今天这一步,还有什么恩怨情仇看不开呢?无论是我还是她,终究与你一错到底。

    “周男,好好待丢丢。她将是你生命中,最灿烂的阳光与希望。别辜负我们这么多人的目光——”

    送走了周男以后,我问林语轻说苏西航怎么还没出来。

    那个警长好歹不要再这么严厉了,我男人还挂着工伤呢!

    然而林语轻脸上的表情挺严肃的,一看就不是什么好消息。

    我吓坏了,我说苏西航怎么了!

    话音刚落,那男人就吊着一只手臂从里面出来了,一边怨念地用手帕狂擦脸上的唾沫星子!

    “我告诉你,三天之内给我把报告都补了,否则就等着停职吧!”警长滚走了,苏西航在他身后竖中指。

    “我在前面卖命,他在后面领功,还骂人!”

    “好了别废话了,”林语轻把他扯过来坐下,然后把平板电脑推了过去:“你们自己看看吧!”

    我倒是没弄明白他们在说什么,但见几个人越来越凝重的神色,突然就跟着紧张了起来。

    然后就听苏西航叹了口气,说:“我就知道没那么容易。”

    他转身进了解剖室,站在面前的尸体身旁注视了好久。

    然后将一只我看也看不懂的仪器挂在苏明辰的手腕上。

    我吓一跳,我说这个是啥啊?死都死了你还给他测脉搏么!

    “测骨密度的。”林语轻告诉我。

    “三十六岁。”

    我说等会儿等会儿:“什么三十六岁?苏明辰不是四十二岁么!”

    “是,所以我们见到的这个苏明辰,一直都不是他本人。”

    苏西航说:“如果我没猜错,这个人才是明玉林。而明玉林……应该只是一个雇钱做戏的小龙套。他不得不按着剧本演,否则打到我胳膊上的这颗子弹,会先一步爆他的头。”

    说完,他将一个证物袋递了上来:“这是从‘明玉林’身上拆下来的窃听装备,刚刚的整个过程,他都带在身上的。

    由此推理,是有人在随时给他指示。”

    经过苏西航这么一解释,我觉得我顿时豁然——更乱套了!

    “罗绮你还能不能行了!最简单最直观的解释就是,苏明辰根本就没死,否则你以为直升飞机是鬼开的啊!还有那挑衅的一枪——”林语轻把我扒拉到一边,冲苏西航道:“喂,dna验了么?”

    “已经送去了,半小时后出报告。”

    “看来他是从很早以前就将明玉林培养成了自己的替身,应该是经过整容手术吧。所以很多时候,两人一明一暗可以做好多事。

    以至于这么久以来,出现在我们面前的男人,到底是真是假都难以辨认。”

    “所以他杀掉赵凌的真正理由,可能不仅仅是因为一句多嘴和怀疑那么牵强附会?”苏南薰的唇咬得发白,沉默好久才抖出来这么一句。

    “南薰姐……”我心里一痛,轻轻拉了下她的手。我说我能单独跟你说几句话么?

    “不能!”林语轻瞪了我一眼,像老鹰捉小鸡一样把苏南薰抓到身后去了。

    嘿!你几个意思啊!

    我刚要上前,苏西航也出手拦住了我,就只剩下苏南薰一个人在那一脸茫然地左看看右看看了。

    “你们,什么事啊?”

    “没什么,回家吧我送你。”林语轻拖着苏南薰就要往外走:“丢丢现在已经跟周男回去了,别忘了你们还是老邻居呢。他说他同意丢丢认你做干妈,想孩子的时候随时去看!”

    等到走廊里只剩下我和苏西航的时候,我才一脸白痴状地仰头问他:“赵凌就是个混蛋,为什么不让我告诉大姐!”

    “看到的不一定是真的,听到的也不一定是真的。”苏西航很哲学地摸了摸我的头,意味深长地眼神真他妈让我想揍他。

    “大姐守了赵凌六七年,林叔也守了大姐六七年。眼看就要成功了,你打算让他胜之不武么?”

    我说你这是什么狗屁逻辑啊,爱是爱,对错是对错,难道要让大姐在不知情的状况下被林语轻追到手才算是有难度的好副本么!

    “人生,糊涂点不好么?”苏西航的手沿着我的脸颊轻轻抚下:“赵凌可能真的做过对不起大姐的事,被苏明辰抓到了把柄后被迫给明玉林整容。事成之后,再借刀杀人……

    可是在肇事车开过来的一瞬间,他的的确确是把大姐推开了。

    也许他错过,但也许他……也爱过。

    所以事情的真相是怎么样的,我们可能根本就没有机会再让死人开口了。

    唯一能维护的,就是大姐心里最纯净的那段记忆。

    这记忆不能被打碎,一旦打碎,可能会颠覆她今后的人生观与感情观。”

    我说那我呢?你是想告诉我说,你隐瞒我爸的死因,也是怕我——

    “我不是。”苏西航摇头:“我不一样,我是自私。我为了报答养父,故意隐瞒他杀人的真相。罗绮,我是不值得原谅的。你……不用给我找借口了……”

    我一巴掌拍上去:“苏西航你就是混蛋!”

    “哎呦你轻点!”他扯了下眉头,把我的拳头抓住:“听说下周一,你要代表‘健康之星’上新闻发布会演说?”

    我抹抹眼睛,心说苏西航你话题可以不要转得这么没节操么!

    “恩,不过我还没想好要说点什么。”

    “演讲稿我来帮你准备。”苏西航揉了下我的头发:“放心,我能让你名垂千古。”

    “滚!”

    ————

    “抱歉,我实在是没有办法,才叫你过来的。”苏北望倚在床头,很怜惜地看着我怀里抱着的灰白条纹猫。

    “小起……”我轻轻拨弄着她的背毛,好不容易屏住的泪水落在她爪子上。

    “看过医生,说她没有病,只是单纯地不肯吃饭。”苏北望摸了摸猫咪粉嫩的肉垫:“已经三天了。罗绮……你说,她会不会是知道我要走了,所以不愿意看着,就……”

    我哽着声音垂着泪,我说不是的苏北望。

    “小起不吃饭了……因为,因为小西已经死了三天了。”

    苏明辰他们闯进我的家,守株待兔地等着我。怎么可能会放过看家乱吠的狗呢?

    只是当时情况太混乱,我完全都没惦念起这件事——

    等第二天回家,我才在厨房里找到浑身血迹的狗狗。脖子被一招拧断,身子都凉透了……

    我说小起一定是有心灵感应,她知道她的伙伴不在了,她……想去陪他。

    “原来是这样啊,”苏北望低喃一声:“我还自作多情了呢。”

    我抱着小起,轻轻用手拨开她的眼睛。我俯身去吻她的额头,我说小起,你别难受了。小西走的时候没有痛苦的。

    “他在我那里住的很不安分,每次吃饭都会偷偷剩下一点点狗粮,专门屯着留给你的。你看——我都带过来了。”

    我一边擦眼泪一边去翻包,却被苏北望按住了手。

    他说不用了。

    小起咪了一声,白白的小肚子慢慢憋了下去,就再也没有浮起来……

    我看到她眼睛眯着,粉红色的小舌头轻轻探出唇底,好像在笑一样。

    太阳落山了,我推着苏北望到海边去。今天的潮汐特别大,他说把他昨天用贝壳摆的字全都冲掉了。

    “能告诉我,你写了什么字么?”

    “我不记得了。”苏北望笑笑说。

    我知道,也许他并不是在说谎。他的确已经开始记不清很多事了,有时候一觉醒来睁开眼,眸子里茫然的光都不会是假装的。

    我把小起放在一个用鲜花铺满的纸箱子里,让大海把她带走了。有浪花陪着她嬉戏,有海鸥给她将睡前故事。

    然后我伏在苏北望身边,用红肿的眼睛轻轻蹭着他的手臂:“你说,他们的灵魂会在世界另一端相遇么?”

    男人没说话,只是伸手在我头发上轻轻抚摸了一下。夕阳下定格着永恒的画面,我仿佛能看到缥缈的七彩光,编织出梦境般的海市蜃楼。

    “罗绮,我今天觉得精神好像好多了……能扶我起来走走么?”

    我点头说好,并极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不想把这当成是回光返照的预兆。

    海天线模糊不清,海岸线绵远不绝。我想我们都在这一刻意识到了生命的渺小与时间的永恒,本来就不是人力可抗,却常常不自量力地用人心去装。

    “罗绮,你看那个,是不是教堂?”沿着苏北望指过去的地方,我看到纯白的一顶尖尖角。

    我点点头,说我看到十字架了。

    “你和西航的婚礼,是在教堂举行的吧?真遗憾……我没能看到你穿婚纱的样子。

    是不是……很漂亮?”

    一听这话,我像打了鸡血一样抱住苏北望,我说你能看到的,你一定能看到的!

    “你等我一会儿,我马上回来!”

    我把他放回到轮椅上,然后转身就跑。我一路开车回家,翻箱倒柜地找,才意识到当初韩奶奶送给我的那件价值连城的婚纱——被忘在苏西航那里了!

    前天他跟我说黄健斌住不惯他这里,还是想回去。

    虽然我们都知道苏明辰还活着,也许他还会再兴风作浪。但我们每个人的心都已经被打磨的无坚不摧了。

    我想,也许苏西航不在家?反正我这儿还有钥匙,于是蹑手蹑脚地钻了进去。

    这件手工婚纱到底是出自哪位名家之手,反正韩若初告诉了我n次,我也记不住外国人那么长的名字。

    绑带的设计,和斜纹鱼尾拖都很适合我的身材,就像为我量身定做的一样——虽然她的历史,已经有近百年了吧!

    我抱着婚纱就往外冲,然后撞上了苏西航!

    “你……你在这干嘛?”我脱口一问。

    “废话,这我家。”他上上下下地打量着我,最后把目光落在我手捧的婚纱上:“你这是……”

    他停顿了一下,挤出一丝莫可名状的笑容:“都不邀请我出席么?连杯酒都不给喝,你也太无情无义了。”

    我说你少废话,我最近手头紧,打算把婚纱上的镶钻摘了去卖钱。说着,我就跑出了大门。同时听到苏西航在窗户上喊:“你跟他说,让他再等我几天!妈蛋的,胳膊上有炎症,大夫说再过两天就能手术!”

    我的脚步顿了一下,咬着唇很想回头答复他说不用了。

    死亡对苏北望来说,早就不会痛了。

    “苏西航,他说……他这辈子最骄傲的,就是有你这样一个弟弟。”我抓起价值连城的婚纱,一把抹在眼睛上:“你,你放弃吧。”

    最后几个字,我是压低了声音说的,我不知道苏西航能不能听见,但我是不想再哭了。

    我抱着婚纱赶回酒店里,苏北望正坐在沙滩上,往海里丢东西。

    我以为他在玩石子,后来才发现,他是在把海星一颗一颗地丢进去。

    先别回头,我一路气喘吁吁,还在扎头发呢。

    苏北望说好,我闭上眼睛。他摸索着软绵绵的海星,持续将它们丢到远方。

    “你……在干什么?”我问。

    “落潮了,它们回不去了。”

    我放眼望去,整个海滩黄澄澄一片,成千上亿的。子一酸,我想说苏北望,你不可能救的了所有的海星,明天太阳升起来的时候,它们依然是一片片干枯的尸首,等着再一次潮汐将它们吻回。意义又有什么不同?

    “但是对这一只来说,意义就完全不同了。”他看着手里黏糊糊的小玩意,摔臂就丢了出去。

    我哽着音,用一根发簪把头发束盘起来。

    我说你看看吧,凑合……看看吧。

    他仰起头来转过身,目光一下子就像凝结般顿住——

    我脸上一红,低着头有点扭捏,我问好看么?

    我的裙摆拖曳在沙子里,没有穿高跟鞋,所以赤脚的高度撑不起这么高端的欧系设计。

    我知道我一点都不惊为天人,头发凌乱着,素颜带着红肿的双眼。两只手完全不知道该摆在什么样的位置,才会显得端庄又不做作。

    “腰粗了。”他笑笑。

    废话,我怀孕了,都快三个月了!

    我提着裙摆走过去,落坐在他身边。搂住他瘦削的肩膀,然后把头靠在他单薄的胸膛上。

    静静地靠了好一会儿,直到月色升海潮,直到渔船唱晚歌。

    我开始相信,有时候就这样静静陪着一个人走完最后的一分一秒,也可以是一件很美好很有画面感的事。

    直到苏北望突然吐血,霎时间溅满了我纯洁的裙纱。

    我忍不住哭,扶着他直不起的腰身,只觉得那一层层绝望越来越逼近,我却无法泰然面对的那一刻——真的好无助。

    “罗绮……”他靠在我怀里,攥着我因恐惧而渐渐发抖的手:“死亡其实是件很痛苦的事,我骗了你……我无法像我想象的那样,一点一点,把眼睛安详地闭上。

    我会很疼,会很虚弱,甚至会不能动,会忘记你是谁。

    会在最后的那段时间里,如同枯骨一般躺在床上,一口气一口气地慢慢咽。我的意识会先一步离开,我的身体会不受控制地挣扎和抽搐,在呼吸衰竭的时候狰狞,在心跳停止的时候僵硬。

    ……这个过程,一点都不浪漫,也一点都……不值得回忆和纪念。

    你走吧。罗绮,你认识的那个我……已经在今晚,跟你道过别了。”

    “不……”我抓着他的手,将他紧紧搂在怀里:“我答应过你,陪你到最后一刻的。

    电影里面说,差一天,一个时辰,一分钟……都不是一辈子。

    我不走,你让我陪着你……”

    “你走吧……已经可以了。”苏北望把我的手攥在胸口,他说:“你已经让我看到了今生今世最美的风景,已经陪我度过了平淡又绝望的弥留之际。

    不要再受折磨了,人生……总有最后的一段路要独自走完。

    我会很安静地结束,然后,让宋夜帮我穿戴好……再通知你来看我行么?

    明天,你就不要过来了。”

    他的眼神很认真,比洒向大海的星辰还要纯粹闪耀,比我的泪水还要清澈入沁。

    我点头。我说我答应你,只是……让我再看看你。再记住你好么?

    我捧着他的脸,用拇指轻轻擦去他脸颊上暗色的血污。我突然想起第一眼见到苏北望的时候,他是以怎样的一种气场和气魄闯入我生活的?

    我说我爱过你,爱极了当初那个站在我身边无坚不摧的你。也爱极了今天这个,纵然一无所有,但眼里心里都融满了我熟悉灵魂的你。

    我很幸运,走入过你不凡的人生,碰触过你赤红的心脏。我很不幸,没有缘分从一而终地跟你写下一段属于我们的不同故事。

    我低下头吻他,他流着泪躲开。只多了半寸,便犹豫地轻轻碰了一下我的唇。很轻很淡,带着浓烈的血腥气和药水味,伴着咸咸的海水,铸成这一生都不会抹去的痕迹。

    我回家了,进门的第一件事就是洗衣服,越洗越绝望,越洗越疯狂。

    我不停地告诉自己说,我已经跟苏北望告过别了,没有奇迹没有后来。

    他已经死了……已经在我定格为最美的记忆和画面里,死去了。

    所以苏西航,即便你现在站到我身后来问……也改变不了什么了?

    “我求求你,别再逼我了。”我捧着满是血迹的婚纱,跪坐在地上,任由身后的水声哗啦啦,几乎要湮没我绝望的哭声。

    “带我去见他。”苏西航拎起我的手腕,很用力也很痛。

    “他已经死了,已经跟我告过别了。苏西航,我们认了好不好……我真的已经……”

    “罗绮,看着我。”他抓住我的肩膀,用力摇晃着我:“看着我!”

    我泪眼摸索着,到处也找不到聚光点。我抓了抓苏西航的脸,我说:“你……真的要去见他最后一面么?他已经没有你帅了,很瘦,很虚弱,头发都没有了,眼睛也不像以前那么有神。他不想让我们看到他,我求你就不要再这么帅这么拉风地出现在他最后的记忆里了!”

    “我们是双生子,他要死,必须先经过我的同意。”苏西航捏住我的下颌,一转身就把我给推出了洗手间。

    咔嚓一声,门上了锁!

    “苏西航你干什么!”我拍打着门,突然想——他会不会是在里面独自哭一会儿,不想再让我看见?

    抱着**的婚纱,我就像个被遗弃在外的小动物。眼巴巴地茫然着,心痛却哭不出声音。

    五分钟后,门打开了。

    我一抬头,妈蛋的真是亮瞎双眼啊!

    苏西航把头发全都剃了!比我家五百瓦的白炽灯都亮!

    “我告诉你,我就是没有头发一样比他帅!带我去找他!”

    我这一路被他拖着走,一边哭一边说,苏西航,你怎么剃头发剃得那么熟练。

    “废话,我是法医,遇到尸体的第一件事就是剃头!”

    “那你身上还随身带着……嘤嘤……剃刀么?”

    “你家牙具盒里有。”

    我说哦,我忘了,那个是我妈刮脚毛的……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向左爱,向右看》,微信关注“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